F

丹昏-青草初恋1(姜丹尼尔X朴志训)

ColorWolf:

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文(就献给丹昏了)
所以很多地方都写的很不好
希望大家如果有什么建议一定要跟我说
然后篇幅应该蛮长的
会尽量快点更新的
谢谢大家 希望能多多给我鼓励唷

楔子
有人曾说过:「那些万众瞩目、受人喜爱的人总在某些地方非常相似,但若是深入观察,又会发现他们其实是天壤之别。」

朴志训和姜丹尼尔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两人不但一样都是无数粉丝的固定pick,在其他练习生眼中他们都相当彬彬有礼且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出色的舞蹈实力也令人惊艳,当然勤于练习、谦虚的态度也使大家敬佩,因此,朴志训和姜丹尼尔身边总是聚集了许多被他们卓越气质吸引的人。

但若是和他们相处过后就能从中发觉,两个人的个性完全不相像。

朴志训在初期相当的怕生,不管是哥哥或弟弟一律使用敬语,但却又不会给人任何尴尬感,善解人意、贴心也是他的代名词,看到有人心情低落,不论是不是好朋友一定会鼓起勇气给予安慰。到了后期,渐渐和大家玩开了,自然的撒娇和小表情不论是谁都会心花怒放,但在该认真时却又散发浓烈的男子汉特质,将双子座特有的双重魅力崭露无遗。

但是他有一个不易发现的缺点,就是总爱把自己的感受藏在心里,不论喜怒哀乐,甚至身心疲乏时,他会以微笑带过,也因如此,没有人发现他对于未来有多迷茫、对于恶评有多害怕、对于其他练习生羡慕中带有些锐利的眼光有多么想要逃避一切。他还小,但要背负的却是太多太多,加上个性的缘故,他选择隐藏在心中,避免造成其他人的困扰。

相反地,姜丹尼尔却是一个习惯倾诉的人,累的时候喜欢对着同组队友嘟嘟囔囔着自己高音唱不出来、哪段舞蹈背不起来,生气的时候喜欢在独自一人时朝着墙壁打几拳直到心情平复,开心的时候喜欢搂着至亲圣佑到每间宿舍串门子,难过的时候会直接在大哥哥智圣面前流泪,希望能得到信赖的人的安慰。常常觉得很辛苦,但他觉得只要将苦痛抒发出来,任何困难都一定能过去的。

以这个角度看来,朴志训和姜丹尼尔实在是差别太大了,可能也因为这样吧,以他们俩人为中心的圆心有着大片大片的重迭,身为圆心的两人却没有太大的交集。

礼貌性地招呼、生疏的鼓励成了他们唯一的交流,也许心里都有着想要和对方亲近的意思,但通常却又在某些练习生的舆论和忙碌的日程之下消停了。

以为到节目结束前都会维持现状的朴志训和姜丹尼尔不知道的是,他们俩个人的关系竟然会在一件意外之后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Chapter1
Get Ugly组被称为Produce 101第二季最强势的复仇者联盟,虽然组员在编舞方面有些分歧,但是气氛却总是很融洽,这可要多亏综艺一哥邕圣佑时不时的玩笑让每个人哈哈大笑,最重要的是队长姜丹尼尔如大家长般的责任感,把每个队员的状态都掌握得好好的,并适时地调适。

今天又是一个平凡的练舞日,大家跟着音乐奋力地在落地镜前摆动肢体,姜丹尼尔也做好队长的职责,尽力在不影响自己的状态之下观察各组员的动作准确度和团体协调度。
忽然,他发现看似和谐的画面有些不对劲。

对,他很肯定,今天有人状态跟之前不一样了。

志训,是志训。

他因为皮肤过敏的原因,通常开始练舞不到一分钟就会满脸通红,这也让他常常成为大家调戏的对象,但今天他却没有脸红,甚至有些苍白。再细看,没有涂上护唇膏的嘴唇也毫无颜色,还有明显的干裂。

姜丹尼尔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但志训的跳舞姿势还是非常正确,舞蹈张力也掌握得极好。

还是他今天化了妆呢?但没道理画了脸却忘了上唇膏啊!
一定有问题,等这次音乐结束后的休息时间我一定要去问问他,姜丹尼尔这么想。

「不好意思,我先去趟厕所。」音乐一结束,朴志训特有的少年音就响起,不给姜丹尼尔反应的时间就马上开门出去了。

休息时间总是闹哄哄的,就算有庞大的压力束缚着,毕竟还是爱闹爱玩的年纪,随便把水瓶揉成一团就能当作足球踢来踢去,简单的小游戏却能让大家开心的不得了。正在烦恼着的队长大人看到游戏的盛况也暂时抛下疑问加入战局,一闹就是十几分钟,直到午餐时间铃响起才停止动作。

姜丹尼尔照常等大家出去开始关灯关音响,在整理完后关上门的那刻他才惊觉他忘了一件事。

志训没有回来!

就算是上厕所也太久了,何况厕所离练习室非常近,根本不可能耽误这么久的时间。

身为队长,他必须找到人,去离这里最近的厕所看看好了。

厕所灯是开着的,表示一定有人在里面,直觉告诉姜丹尼尔,一定是志训。

忽然一声干呕声传进他的耳中,随后是一阵不间断的咳嗽,很明显地,声音的主人现在很痛苦。

「志训!是你吗?」一连串的声音让姜丹尼尔心急不已,才不管在里面的到底是不是他,直接就开口大声喊。

「丹尼尔哥……?」微弱的人声传出,答案正确了,就是朴志训。

焦急的姜丹尼尔才不管他是不是需要他的帮助,马上冲进去找到锁着的隔间然后重重的敲击。

「志训,志训!你还好吗?快开门啊!」

「丹尼尔哥,我没事的,就是早餐吃得有点多,肚子不太舒服而已……」

「不可能的,圣佑之前还无意间跟我说过你为了身材管理早餐都吃得特别少。」姜丹尼尔知道朴志训一定是为了不想麻烦自己所以才随便找一个理由来塘塞,他是不可能被骗的。「别乱说了,快点开门!」

「哥,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处理好。午餐铃不是响了吗?你一定很饿,快点去吃……」

「我说开门!」着急夹带愤怒的咆哮脱口而出,不但朴志训被吓到了,就连姜丹尼尔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反常。

开锁的声音响起,门被从里面缓缓打开。

朴志训跪坐在地板上,仰望着姜丹尼尔,他的脸色可以以惨白来形容,眼神也有些涣散,平时明亮美丽的桃花眼中还有些生理性的泪水。不等对方开口,他彷佛感觉到什么马上转身对着马桶呕吐,拿起准备好的矿泉水漱漱口,然后马上按下冲水钮。

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起来并转身,他可能以为自己没有回去练习让队长生气了,手抓着衣襬,像等着父母训话的孩子一样。

没想到他并没有责骂的动作,而是马上跪下捧起他的脸细细看着。

空气凝滞了几秒后,姜丹尼尔开口了。

「志训,你老实跟哥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就是我刚刚说得那样,好像早餐吃多了,有点反胃,不过现在舒服很多了……」朴志训偷偷抬头观察对方的表情,发现他竟然非常坚定而且非常严肃。「然后好像……有一点小感冒,不过不严重。」

「你确定只有这样吗?」

「确定。」

「真的?」

「真的!」

姜丹尼尔彷佛放心了一般露出了招牌笑容,然后轻轻拍拍朴志训的肩。

「辛苦你啦!不过还是让哥陪你回房间休息一下,顺便吃个哥带来的感冒药,很有效的。啊!我等等再叫别人帮你盛饭回去,记得先吃饭再吃药。」

朴志训其实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两人并不是熟识到可以单独留在一个空间的关系,可是看看他的表情和热情的举动,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Chapter2
现在是午休时间,朴志训躺在宿舍的床上想要好好花几秒的时间厘清现在的状况。

首先一大早起床他就觉得喉咙如火烧般的疼,然后吃早餐就反胃,所以最后干脆不吃了(说什么吃太多然后想吐当然是骗人,然后好像也不小心被拆穿了),之后开始练习时头开始觉得肿胀甚至晕眩,而且虽然没有进食也越来越反胃,之后就是在厕所和丹尼尔哥的相遇,然后被带回宿舍吃午餐、吃药。

至于现在呢……他现在正躺在丹尼尔哥的床上。

等等等等,所以说,好好睡个觉为什么他会在哥哥床上睡呢?

原来是因为姜丹尼尔一脸正经的跟他说:「志训啊,你就先睡哥的床吧,生病的人躺过的床会有很多很多很多的细菌,哥可不想你又把自己的感冒搞得更严重,你懂的吧?」

不懂啊,我不懂,他内心吶喊着,但是就像被对方的气息蛊惑了一般,身体自动移动到对方的床铺躺好。

看着姜丹尼尔将所谓沾满细菌的床具拆解,朴志训闻着被子和枕头陌生的味道,不同于自己的,带着浓厚青草味的成年男人香气,其实有点尴尬,又好像有个奇妙的感受梗在心里不知道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从小就是一个认生的人,这也有可能是因为从童年开始就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想要跳舞、想要唱歌、想要站在舞台上尽情挥洒汗水,他开始了漫长的练习生生活,整天泡在练习室里,和别人的交流只剩下必要的鞠躬和问好,当然也曾经有几个练习生想要亲近他,但满脑子都是练习练习练习的朴志训当然是完完全全感受不到别人对自己加倍的善意了。

之后就自然而然地,习惯以一套无懈可击的礼貌去对待陌生人,和每个人的关系都是看似和谐却又毫无交集。至于现在的至亲裴珍映、赖冠霖、朴佑镇也大概是因为一开始都带有相同的气质才互相吸引、渐渐靠近的,不然以他这种性格,可能又是独自一人了。

转动门把的声音响起,朴志训知道是姜丹尼尔把被子送到洗衣室后回来了。

他赶紧用被子遮住脸,转身面对墙壁,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脚步声渐渐靠近,到床边时静止了,以为对方会看一看就走了,没想到他竟然一直站在那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志训啊……」姜丹尼尔故意压低的声音传来,朴志训以为自己被发现还醒着而紧张了,没想到过没几秒,他又开始自顾自地喃喃自语:「哥知道你很辛苦、压力很大,当然我也很相信你的能力可以好好应付,但是你还年轻,并没有必要什么都自己一个人背着的,偶尔也跟哥说说你在想什么、你在烦恼什么好不好,常常看到你欲言又止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担心啊,唉…你大概是所有人之中最让我心疼的了。」

朴志训被这一番话吓到了,他没有想到平常和自己几乎没有交流的姜丹尼尔是这么想他的,同时地,心里又充斥着满满的暖意。

他知道的,知道每个练习生对他的想法都是不同的,甚至有着强烈的争议,有人认为他有礼貌、努力又有实力,是天生要站在舞台上的人,但也有人觉得他太过镇静、冷漠、好像对除了练习外的所有事情都不会有太大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人格上出了点差错。

我才不是这样的,我也很累、很痛、很难过,好几次都想要大声吶喊,但是又会被理性掩盖过去,想着算了算了,没有人懂我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实现进入11人的梦想就好了,这样的想法深植在心里太久,最后变得就算是面对亲密朋友也不敢抒发自己的感受,微笑成了他隐藏喜怒哀乐的面具。

但是现在,有人说着想要了解朴志训,甚至说着心疼自己,他感觉那锁在心房外的那扇门悄悄开启了,一直阴暗潮湿的内心彷佛被晨曦照耀般温暖,就像离开水太久的鱼儿忽然回到了大海,饥饿难耐的人找到了粮食,眼眶顿时充满泪液,但又强忍着不让他落下。

好开心,好开心,太开心了。

紧绷着的身心突然就放松了,接着整个人陷入深深的睡眠里。




TBC

评论

热度(132)

  1. FColorWol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