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不敵 C3

蒸發掉的水從不怕回不到海洋:

丹昏文


 


C3 朴佑鎮的煩惱


 


朴佑鎮不自覺地啃起指甲來。


現在的他正坐在姜丹尼和朴志訓的中間,坐立不安的啃著指甲祈求車子快點駛到拍攝廣告的現場,他快承受不住他們之間的低氣壓。右邊的朴志訓穿著黑色上衣,蓬鬆的頭髮上還別了一個黃澄澄用來定型的小髮夾,大概是昨天睡得不好,略顯疲態,戴著耳機安靜的靠在車窗上。而左邊穿著白色T恤的姜丹尼則嘻嘻哈哈的,大概是聽到前座的哥哥們說了什麼笑話一直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條線,但還是時不時感受到他眼睛的餘光總是有意無意地往右邊掃。


 


沒有人知道他們冷戰。


只有朴佑鎮獨個兒苦惱著。


 


「哥,這個給你。」


前座的賴冠霖又轉過身子來,這次是把一個頸枕塞在朴志訓的手中。


「啊?」剛快闔上雙眼的朴志訓脫下耳機,迷迷糊糊地看著賴冠霖。


「哥用這個睡覺就不會那麼容易撞到車窗的玻璃。」


他摸了摸朴志訓額頭上的紅印,笑著說。


「謝謝你啊冠霖,但你自己用吧。」


「沒關係的,反經我已經睡飽了。」


賴冠霖害羞地摸摸頭,轉過身坐回座位上,低聲嘀咕道:「髮夾...很可愛呢。」




「哈。像個女生一樣。」


姜丹尼扯嘴笑笑,突然冷冷的冒出了一句。


好巧不巧這句話給朴志訓聽見,一字一句都冒犯著他的耳朵,但他還是忍住了,默不作聲的戴上耳機,別過頭來。朴佑鎮再次感受到那尷尬的氣氛......


 結果,朴志訓除了拍攝廣告時間外,整天都固執地把那黃澄澄的小夾子別在頭上......


 


拍攝完成後,由於成年的成員需要拍攝一個啤酒廣告,因此未成年的成員便先坐車回宿舍整理行李。雖然早前已各自把行李搬到宿舍,但今天是他們第一天合宿。朴佑鎮懷著緊張的心情,拿著鑰匙打開他們三人的房門,房間內有一張單人床、 中間夾著兩張書桌,另一邊則有一張上下兩層的床,似乎姜丹尼昨天已把行李執整好,並將自己的一些私人物件放在上層的床上。


「志訓啊,我可以睡這張嗎?」朴佑鎮指張那床單人床,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可以啊。」朴志訓友善地點點頭,把行李內的衣服拿出來放進衣櫃內。朴佑鎮喜歡有自己的小角落,加上姜丹尼磨牙聲太吵了,所以對於自己能睡到那單人床表示滿意。


 


「哎 ?」


朴佑鎮發現腳底像踩到什麼硬物,低頭一看,是一條銀色的手鏈。


「是丹尼哥一直帶著的那條手鏈呢,應該是昨天來整理行李的時候遺下的吧。」


朴佑鎮仔細看看那條手鏈,上面有一個小小的銀色圓形吊墜牌子,牌子上刻有一個英文字。




「K....?」


「啊。Kang。 哦哦。丹尼哥的姓呢!」


朴佑鎮拿著這條簡約又時尚的手鏈,仔細看了又看。


 


K,也可以是代表Kuan呀。


冠霖的冠呀。


 


一把聲音突然打斷了朴佑鎮的喃喃自言,


朴佑鎮轉身看著背對著他正在整理衣服的朴志訓,卻沒法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當然啦!....嗯....還可以是.....還可以是...」


下一秒朴志訓轉過身來,瞇著眼笑著露出思考的表情。


「還可以是Kim呀!Kim 金在煥呀哈哈。還有什麼說說看。」


他說著笑,並擠出一個漂亮的笑容。


 


 


朴佑鎮突然想念煐岷哥了。




因為林煐岷跟朴志訓一樣,總喜歡在悲傷的時候露出笑容。


 


朴佑鎮曾經幻想過與林煐岷一起出道的日子。


能同一組合的成員是得來不易的,亦是一種緣份。


最後帶走那兩年的回憶應該是快樂的,而不是互相討厭、互相傷害,


朴佑鎮是這樣昐望著。


 


「這個給你吧。」


朴佑鎮把手中的手鏈放在朴志訓的掌心。


「你幫忙給回丹尼哥吧。順便聊聊吧。」


「把所有的誤會都化解吧。」


-tbc-

评论

热度(338)

  1. 一勺盐蒸發掉的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