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海盐蜜桃 3 【姜丹尼尔X朴志训 ABO 严重拉郎 慎入】

空白杉:

#恭喜两位爱豆出道


#ABO OOC


#拉郎 现实没有糖 别上升,别KY


 


C5


分组竞演的后台,60位练习生闹哄哄分在好几个休息室。终于到了上台的日子,朴志训化完妆不知道跑哪去了,姜丹尼尔百无聊赖地坐在化妆镜前一边转他的戒指玩一边默背舞蹈动作。


一会儿朴志训就推门进来了,他脸红扑扑的,一进门就盯着姜丹尼尔看了几秒,眼神示意出门有事找他。


这一周时间两人其实相处得挺融洽的,姜丹尼尔送了几天外套后朴志训就跟他说信息素差不多稳定了,他就没再送,不过还是很贴心地没有吃抑制剂。两个人说话时间也比之前多了一些,常常休息时间聊一些有的没的,关系比之前好了很多。


可今天朴志训正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盯着他,他眼妆画得很好,眼线和浓密睫毛衬托下眼珠黑亮得像玻璃球,姜丹尼尔被他直勾勾的注视弄得心跳有点快。


“我之前没怎么学生理学,”朴志训好半天才开口,“可我觉得我现在信息素又不稳定了,怎么回事啊。”


朴志训喷了抑制剂,姜丹尼尔闻不出他信息素的变化。不过他算了算,按道理这才一周多时间,标记不会这么快失效,而且姜丹尼尔的信息素压迫性很强,按道理应该比平均标记持续时间还长才对。


他看了看朴志训,伸手去摸他的心脏位置。


“你干嘛!”朴志训吓了一跳,连忙躲开他。


“想模下你心跳……你是不是因为马上要上台所以太紧张了?”姜丹尼尔问他,“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情绪不稳定的话可能会影响你的信息素。”


有道理……朴志训也不拿桃花眼瞪他了,倒是皱起了眉头,“可我也没办法不紧张啊,现在信息素燥得很,舞都跳不好。”


“你等等。”姜丹尼尔今天戴了一条长到胸口的戒指项链,又穿的休闲的牛仔外套配白T,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干净,他取下项链拿给朴志训,“你戴这个吧。”


朴志训表情有点怪异,也没接。


“你戴着,这是我自己的东西,我戴好久了,”姜丹尼尔见他不动,就解释道,“现在外套不能给你,你就戴着这个好受点儿。”


朴志训还是没动,他想要是想要,可就是觉得拿另一个男人的戒指项链戴这事儿挺奇怪的。


趁他还在犹豫,姜丹尼尔直接就扳过他肩膀把项链戴上了他脖子,戒指随他动作垂在左右心房中间的时候,朴志训发现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俩靠得近,久违的强烈海盐气息向他袭来,朴志训一时间闻得腿软,眼神又有点儿迷茫了。


姜丹尼尔凑近了也闻到了他身上的水蜜桃味,香香甜甜的信息素和化妆品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一丝丝地钻进他身体,契合得不行,即使过道开着空调也感觉空气变得湿润甜腻。


“志训!”另一扇门打开别组练习生探出头来叫朴志训,他没想到姜丹尼尔也在,表情一滞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来了来了。”朴志训连忙应着,回过神来一边把项链塞进了T恤里面藏好一边走向那位练习生,活像是身后有鬼在追他似的。


姜丹尼尔发现了他塞项链的动作,想到自己的项链正紧贴着他胸口的皮肤,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想叫住他再说会儿话。可朴志训走得快,进了屋就啪一声关上了门。


关门的声音太过响亮,引得过路的人也纷纷侧目。


该不会是慌了吧。姜丹尼尔没由来地想,这种想法让他心情莫名地愉快了起来,愉快到勾起了嘴角哼了一段不成调的歌。


 


C6


舞台很成功,姜丹尼尔的腹肌终于也和观众见面,台下尖叫快掀翻了屋顶,拍摄完成之后工作人员招呼着他们一起回宿舍。


姜丹尼尔磨磨蹭蹭的没急着走,跟同宿舍的打了个招呼又回了后台,挨个挨个休息室找过去,表情有点着急。


刚在小房间等投票结果的时候姜丹尼尔瞟见朴志训表情不大好。这一周观察下来,朴志训眉头一皱他就能知道朴志训到底是困了还是被信息素弄得不安,可是刚才朴志训眉头皱得有点深,透红的脸被当做剧烈运动完后正常的红晕,只有姜丹尼尔上了心,走出房间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抚上了朴志训的后颈。


好烫。


朴志训受惊一样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开了,姜丹尼尔刚好被人叫住追不上去,眼睁睁看着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


他听那人讲着工作,听得心急火燎,满脑子都在想朴志训浑身滚烫得厉害是不是标记失效了,现在出来演出又不可能带着抑制剂,不会等会儿又一个人躲起来熬过发情期吧。


他牙齿咬到了嘴巴内壁,虎牙尖尖地刺破了皮肉,暂时冷静了一些,勉强应付完工作人员又和朋友打完招呼才跑回后台。


果然,一回后台就闻到了水蜜桃香味,姜丹尼尔一股无名火从心里升起,踢开几间房之后终于找到了躲在黑暗角落的朴志训。


姜丹尼尔啪地打开灯,走过去一把捞起他,强迫朴志训看着自己。


朴志训脸红得快滴出血,眼神也已经涣散了,他无意识地被姜丹尼尔搂起来,顺势就往他身上趴。


“你清醒一点。”姜丹尼尔动了气,说话也凶巴巴的,“你这么烫,为什么不来找我?要一个人躲起来?你晕过去怎么办?”


朴志训不太听得清他说什么,只知道熟悉的海盐气味就在身边,他双手捏着姜丹尼尔牛仔外套的扣子边,哆哆嗦嗦的又想往他怀里钻。


姜丹尼尔被气得不轻,再加上最近也没喷什么抑制剂,被朴志训勾了几次欲|火也一并冲上了头,alpha的本能让他控制不住想在这里占有这个Omega,摸上朴志训脸的那一刻,刚刚自己抚他后颈时这人受惊的样子又猛地浮现出来,他动作停住了。


归根结底,朴志训是不认他这个alpha的,他只是迫不得已接受了自己的标记,又因为信息素的原因不得不待在自己身边,可他心里始终是不情愿的,就像现在又遇上发|情期,他宁愿自己一个人躲着被折磨也不肯找自己。


姜丹尼尔觉得气恼又不知道该向谁发脾气,眼前这个难受咬着下唇的脸和拍开他手生气的脸重叠起来,于是所有拳头都砸在了棉花上——他实在不想看见明天朴志训清醒后,发现被标记又惊愕盯着他的样子。


身为Omega不是朴志训的错,他一直很努力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纯粹又善良,练习比谁都努力,上次莫名其妙被标记后还冲自己说谢谢。姜丹尼尔现在觉得整颗心脏又酸又涩,像被梅雨水浸泡发胀,轻轻用力就能拧得出水。


他不想再伤害朴志训了——姜丹尼尔看向朴志训的眼神隐忍又复杂,欲|望像潮水像他袭来,他却倔强站在岸边守护着什么也不懂的的小奶猫。他突然清醒地意识到,想保护朴志训的这份心情,已经远超过ABO本能对他的控制了。


他牙齿又咬到了已经破皮的内壁,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己私人医生的电话号码。


-TBC-


KD的意思是想把击昏送医院注射抑制剂,怕有人没懂就说一下,谢谢所有的关注 点赞和评论,鞠躬

评论

热度(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