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丹昏/全员/刑侦向】 No.11 (01)


  • 主丹昏

  • 碗全员/PD101个别客串

  • 刑侦向,Criminal Minds背景,部分情节参考;可能有不适场景描写,慎入

  • 米啥米文笔,纯粹想看刑侦向割大腿肉自喂 ~><~





第一章【案件一  为谁留的长发】





【 When love is in excess, it brings a man no honor nor worthiness. ——Euripides 】






这路沿着要干不干的山溪陡峭得要命,姜丹尼尔本来还轻松地接二连三从口袋里夹起煎蛋软糖贡献口欲,走到半路不得不人手掰开路上叶子奇形怪状还沿边缘长刺的无名植物,好几下不小心,手背被划破了浅浅的几道血痕,也不破皮,倒也不疼,家里那只猫主子抓得还要更狠一点,就没搁心上。直到因为太热而掖起来到小腿的裤沿下被山间野蚊咬起了一个大包,他可不愿意继续走了,找了块溪边的大石头就那么蹲坐下去。


“小头,我可还是个还没复职的伤员,这趟春游可不像复健路线啊?” 姜丹尼尔捡起地上一根树丫子挥了挥后面还在努力拨开灌木丛跟上来的人。


黄旼泫瞪了他一眼:“都明目张胆叫我小头了?嫌伤不够重是吧?” 三步并两地走了上去,看起来小胳膊细腿的,却把地上那180的高个子拎了起来,往前推了推,“前面就是了,是个新兵训练营,给你找个新搭档。”


姜丹尼尔又坐了下去:“圣佑哥的案子不是已经有线索了吗?最近也没特大案件,怎么我还没回去销假复职就急着给我送个新搭档?”


黄旼泫不搭理他那小脾性,用脚踢了踢他左边大腿外侧,姜丹尼尔忍不住高声呼疼,“黄局长!我这烧伤呢!”


“哟,你还知道疼呀。不给你找个搭档出外勤,谁来给你后援?金在奂?还没踢门进去就吓跑了吧?李大辉?你旨意一个只会敲键盘的小孩给你止血估计都不成。还沾点边的就剩朴佑镇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的禁枪令还没过期呢。下回再遇到个装炸弹的,你就等着直接咽气不吭声了还轮的着喊疼?”


“嘻嘻,”姜丹尼尔摸了摸鼻子,“这不还有小头你嘛……”


“我可不会为了你离开空调房。” 黄旼泫眯起眼睛瞪了姜丹尼尔一眼,示意他赶紧跟上。


姜丹尼尔抓了一把后脑勺的头发,感觉这次估计逃不掉了,只好乖乖跟着黄旼泫再爬了一小段坡,绕过山溪出水口的地方,倒是柳暗花明般的迎来一片山坳间还算开敞的平地,大约五百平米大小,连着远处草丛间隐约的小路,打了一排一排的木桩,串联着徒手攀爬的木墙,破旧轮胎穿插地面的障碍和密布其中的假地雷暗线,麻绳网下的匍匐沼泽,一直到面前地上插着那根显得特别幼齿的小红旗。


姜丹尼尔感觉额上硬生生垂下三条黑线,他转过头问黄旼泫:“就这中学生军训的装备?”


黄旼泫抬了抬眼,让姜丹尼尔回头注意远方草丛传来的动静。一个170cm左右的新生穿着迷彩套装相当敏捷地翻过了木墙,匍匐过了地雷障碍和沼泽,在姜丹尼尔还没来得及眨眼的那会就跑到了两人跟前,拿起了插在地上那根小红旗。新生脸上还带着斑驳的泥迹,像个大花猫一般,皮肤不算特别的白,但是亮红的嘴唇和那长睫毛带出一尾弯弯的桃花眼,带点小气喘吁吁和期待上扬的嘴角,拿着小红旗立正站好,“报告黄局长、姜队长!我是B0529朴志训!” ——活生生把姜丹尼尔给闪傻了。


黄旼泫笑了笑,“基本技能过关才是硬本领。这么看,你是答应了?”


姜丹尼尔回过神来,“这基本技能不是没包括配枪嘛?”


黄旼泫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从腰侧拿出自己的配枪递给朴志训,淡淡地说道:“如果布置的小组长诚不欺我,第一排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轮胎下面埋了演习的地雷线。”


朴志训点了点头,估算了一下隔着沼泽地大约五六十米的间距,左手轻握托着右手腕,几乎没有犹豫地开了一枪,地面瞬时炸开了一地泥土,威力不大,只是炸翻了当前的轮胎。


黄旼泫志得意满地把还带了点硝烟味的手枪拿回来放回腰侧,拍了拍姜丹尼尔的背,“看来是过了面试了,你也不急着推搪,可以先试试小训的本领,要是试用期不过我再把他领回来也是可以的。”


姜丹尼尔还想说些什么,黄旼泫又打断了他,指着草丛的另一个方向,“那条小路后面就是山间公路了,有警车在那边候着,旁边那个风景区有个今天早上才发现的命案现场。你的复职报告我帮你签了,带着小训去看看吧。”

“那小头你呢?”


“我在这里等后面那些小猴子爬到终点一起搭军校的校车回去。” 黄旼泫找个树荫靠着,“爬了个山热死我了。”


“敢情这是把我骗来郊外加班的,也不包个午饭。” 姜丹尼尔咕哝了一句,向朴志训招了招手。虽然有点欲言又止,但是S镇的风景区好歹算个比较出名的名胜,人多物杂,既然黄旼泫亲自指派,估计不是什么简单的命案,也就不好耽搁。



当地的小巡警还真的在山路尽头的出口停着警车等着,看来等了好一会了,还靠在车头吸着烟,看到两人出来,立马把烟灭了塞进便携的烟灰缸,立正敬礼,“姜队长好!”又看了看旁边满身泥泞花哨的朴志训,一脸尴尬,估计黄旼泫调派的人通知不周全,没把朴志训的名字职称也通报了,不知怎么称呼,只好向朴志训点了点头示意。


朴志训也不介意,朝他招呼道:“我姓朴,朴志训,是初级探员。我们赶紧和姜队到现场去吧,别耽误了证据。”


姜丹尼尔倒是一路上都带着老少咸宜的微笑,和小巡警闲话家常。一路盘旋了几圈山路才到了现场,是个不太大的山顶观景平台,估计不是这风景区的最佳观景点,但是隔了几百米外的警戒隔离带外还是有三两个游人探头探脑地张望,被负责维护的警员劝诫一番才悻悻地往回走。


姜丹尼尔收敛了笑容,揣着相对严肃的表情下车。


现场大约还有五六个当地警员在候着,在黄色警戒线外闲散地聊着天,估计已经现场取证完了,只剩下穿着白袍的法医还留在黄线内,远远看着黑色的短发,也是170cm左右的身形,应该是个新晋的年轻小法医。


见了警车停下,估计是队长的那位迎了上来,陪着笑脸:“姜队好,我姓金,是这个片区的警察队长,听黄局长说刚好您在,我就请您过来看看了,这现场实在是……” 


金队长话音顿了顿,把远方的小法医招了过来:“东贤你过来一下。”


还没等小法医走过来,姜丹尼尔就跨进了警戒线,顺手接过法医递来的验尸报告,扫了一眼,又传给朴志训。法医看起来挺英俊的,一副黑框眼镜稍微加了点稳重感,等两人都快速浏览了一次报告以后领着两人往尸体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肝温显示死亡时间大概在27-30小时前,初步检查发现颈椎错位,致命伤是窒息,指甲还是原来精心修剪的完好形状,手臂上也没有抵御性伤痕,脖子有五指的勒痕但是暂时检查不出指纹,凶手应该是带着手套行凶,后脖有细小针孔,估测凶手是先迷晕了死者,待她失去反抗能力再行凶,没有明显性/侵痕迹,但是……”


此时三人已走到尸体前,是个一米五多一点的小巧身形的女性,跪在观景平台的防护栏杆前,一头黑亮长发全部往后梳,顺贴地沿肩膀垂着,沿着额头发线到脖后绕了一圈花环,是淡紫色的勿忘我,大约有五厘米宽,一指厚,像精心配称的发带一般。女死者脸型细小,是健康的小米肤色,倒是区别于现在大多以白为美的妆容,闭着眼睛,睫毛细软而淡,五官说不上精致,但小巧圆润,就像一块可放于掌心赏玩的白兔玉雕,穿着翠绿色棉麻短袖连衣裙,如果忽略脖子上赫赫的紫红色指痕,倒是显得朴素又带着一股淡淡的灵气。


小法医见两个年纪分明和自己相仿还长了一副童颜的小上司开始检视现场,于是把报告的话打断了一下,刚好也留个悬念,等高个子的那位明显看得差不多了,才把话说了下去:“ 然而这个凶手明显有个特征…” 小法医伸了伸带了手套的十指,上千一步,双手捧着死者的头发往后轻轻一拉,被勿忘我花环遮盖的部分赫然露出布满干涸血块的头盖骨,整把头发连着头皮和死者的头骨分开了。


现场以为验尸已告一段落的几个鸡仔警员立刻脸色大变地转过头,有一个没忍住还当场跑到黄线外的灌木丛吐了起来。


小法医一脸无辜地捧着那把分离的长发,转过头看了看姜丹尼尔,后者噗嗤地笑了,低头瞄了瞄白袍上的名牌,擦得锃亮的刻着“初级法医金东贤”,虽然打着初级的名号,但这现场处理得还算条理,基本的信息算是周全,于是也松了点心,调侃道:“金医生,是故意留着这重头戏在后面的吧?”


小法医摊了摊手上的长发,答:“我可是谨遵职守,尽力保持了犯罪现场的完整性等你们来分析现场的。”


姜丹尼尔不再调侃,把目光转回死者身上,神情淡然得仿佛那头秀发还安好在死者头上似的,把旁人刚递来的初步鉴证报告递给朴志训,“ 脖子上的指印拇指在后,四指在前,凶手是从后面掐住死者让死者窒息的,天气干爽,地上也没有留下明显鞋印的痕迹,又或者是凶手故意擦掉了,死者的背包就这么遗弃在尸体旁边,身份证,钱财和杂物均在,死者叫……李淑儿……” 姜丹尼尔从遗物里把身份证翻了出来,挑起眼角看了看朴志训,还附带了一个童叟无欺的笑容。


朴志训看着那闪瞎眼的大白牙笑脸,心里暗揣道,这世上果然靠脸上位的都不是什么一路畅通的康庄大道。脸上不动声色,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把话闸子接了过来:“ 从背后行凶以及死者眼睛闭合来看,凶手可能是第一次犯案,还不完全熟练把控行凶现场,抑或是和死者有私人关系,带有歉疚心理,所以掩上了死者的眼睑,需要进一步检查死者身上的指纹搜查嫌疑人的可能性。并不掩饰死者身份,证明凶手不担心从死者的关系网能排查到自己身上。所以……”


朴志训掬起手捂着下巴,带点意味深长的考究神情,沉默了很短的一瞬又继续说道:“从现场遗留物证和行凶状况来看,明显是预谋杀人,不掩饰身份的话,仇杀的可能性较低。作为一个变态杀人犯,他并没有显示出对受害人无助和窘态的偏好的现象,证明他获取快感的途径不在谋杀的过程,而是在之后……”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小法医,低下头来无比地靠近那把死者的长发,似是端倪,又像嗅到什么犯罪气息,“剪……下长发的这个过程,”朴志训斟酌了一下,还是用了比较柔和的字眼,“头皮的血肉粘结和淤黑程度不一,他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部分……工作上。”


“我初步测了一下头盖部分的白细胞指数,” 小法医对着朴志训点了点头,补充道:“没有显示应激性自愈的情况,应该是死后才进行……呃……剪发的……”


待朴志训和小法医总结完,姜丹尼尔脸上还是挂着那看不太出来情绪变化的笑容,却没有再多加补充或反对意见,只是侧过脸问一直直在旁边无言记录的金队长,“ 这个风景区入口处有监控录像吗?”


金队长停下了快笔疾书的节奏,“ 入口售票处和检票口都有,已经让人去排查了。”


“尸检以后首先排查昨天早上入园的?” 姜丹尼尔追加了一句。


金队长一脸懊恼,连忙答应了几声,便拿起手机赶紧给前方的警员交待。


“没事,我们现在分析完了现场,能缩小时间范围,应该很快能锁定监控录像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姜丹尼尔打了个圆场,“麻烦金法医先回去进行进一步尸检,结果直接送给公安总部11楼李大辉。我们先和金队长去入口看看录像。”


金东贤允诺地点点头,比起刚见面时带点比较度量心态,转而变得信服,这个突然空降到现场的姜队虽然看起来一脸后生相,办起案来却雷厉风行,有条不紊,这才十来分钟不到时间,把现场检验结果都过了一次,分清了后续侦查重点,果然是传闻中的11楼。


三人到入口监控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把昨天上午的录像带筛选了出来,风景区为了迎合当地晨运居民的需求,六点开门,监控录像每隔半个小时更新,一排四台电脑正齐刷刷地看着六点到八点间的录像。


姜丹尼尔理了理桌面粗糙的手写标注日期和时间的录像带,问站在旁边一脸无措的女售票员:“这风景区的入园人数大概什么时候开始需要稍微排个几分钟队伍?”


女售票员看了看三人入门的架势,揣测着这可能是个长官,不敢耽搁,想了想,连忙答道:“大约七点三刻到八点半左右,这两天还是工作日,估计八点靠后一点。”


姜丹尼尔拿起八点后的两盘递给最前面看六点左右的两个小警员旁边,像是自言自语地解释道:“ 刚开园的时候太早,游客量少,容易给工作人员留下印象,游客多了会长时间停留在监控范围,估计游客量不多不少的时候凶手比较容易暧昧掉在人群中的印象。”


“啊,找到了!” 没过多久,坐在中间的小警员惊呼了一声,大家立马围上去把时间轴调到犯罪嫌疑人和死者出现的时间点开始看。两人来得比较早,才早上八点半不到,果然不是游客高峰期,连着买票和检票就用了五分钟不到,嫌疑人带着渔夫帽,穿着蓝黑色的薄款风衣,摄像头是自上往下的角度,根本看不清样子,手上干干净净的,没有手表和婚戒,两人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女方在售票口旁边等着,男方买了票,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一并递给女方。检票口类似地铁闸口,是自动扫描条形码的,两人就一前一后进了景区,看样子是沿着主路上山。暂时没有别的摄像头再拍到两人了。



小组长看完不禁拨了拨头发扶着后脑枕,一副无从入手的表情转过头来看着都停下手不再专注在排查录像的大家。姜丹尼尔抿了抿嘴唇,舒了一口气,靠坐在桌子上,拿出了手机拨了快捷键和免提。


那边传来两声清脆的铃声就被干脆地接起了电话,“尼尔哥你终于想起小辉啦,到底什么时候才销假回来陪我玩呀?”


姜丹尼尔笑了笑,“立刻就回来陪你,先给我办了正事。S镇的XX风景名胜区,死者李淑儿,你先排查受害人的背景,待会会有法医报告送到你那里,整理好关系网和时间线,同时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异地发生的命案,受害人是黑色长发的女性,犯罪模式可能是窒息以及头发被剪断或者连头皮割下。我记得两周前你们聊天的时候提过一个类似的案件……”


李大辉不满地唔了一声:“尼尔哥你怎么人还没回来就带来这种消息,还不如把你塞回医院休养呢。”


姜丹尼尔对着手机听筒弹了弹手指:“小不点儿,说什么呢。”


也不再回复什么,就把电话挂了,转头对金队长说:“这有可能发展成连环杀人案,但现在还是需要金队你的当地跟进,我们既然跟了现场,也会配合分析调查。取证和尸检就多麻烦当地同时上报了。至于受害者家属和朋友,也麻烦当地先进行通告和常规调查。如果我们查出和其他案件的关联,那么就归我们公安部的特别专案小组管了。”


把事情都吩咐完,该落实下一步工作的警员纷纷接了任务散去,姜丹尼尔才回过头来看了看一直在身旁默不作声的朴志训,“ 怎么了?临危受命?太仓促所以黄局忘了告诉你怎么介绍你的新工作?”


姜丹尼尔从钱包里掏出自己的证件在朴志训面前晃了晃:“我们是公安部临时组建的特别专案小组,直属总部,就在公安总部11楼,在B市总部办案的话,撂个11楼就好。怎么样,你是马上和我拼车回B市还是要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明天来报道?试用期的朴专员?”








- tbc -


* 写了好久都还没把击昏属性写完啊啊啊啊啊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