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言白】白警官情感在线电台

LUuuuu: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鲢鱼!英俊属于李泽言和白起!


文跟题目没啥关系,瞎jb取的!


好像还没有恋爱的两个人










-------------------------------------












白起警官不负众望,在一次任务后终于住进医院。当然按李泽言李总的说法,他早该住院了,顺便看看脑。




这天李总雷打不动的拎着一兜橘子走进病房。床上躺着的那位,脚打着石膏,像个烤好的猪蹄钓在半空——然而人还身残志坚的举起一双伤痕累累的手臂,打王者农药。


显然李总对这种小场面见怪不怪,他轻车熟路的挂好外套,把白起枕头边的橘子皮酸奶盒收拾收拾扔进垃圾桶,回身坐在白起床边。他伸手过去,把剥好的橘子瓣塞进白起因为战况激烈微张的嘴,一瓣接着一瓣。白起很给脸,乖乖就着李泽言的动作一口接一口的吃。




李泽言心底暗自好笑,怎么自己好像多养了一只小狗,会打游戏会损人那种。他停下剥橘子的手看着白起的侧脸发愣。小警察打游戏的神情和他认真工作时候一样专注,液晶屏蓝荧荧的光打在他的眼睛上,睫毛上,亮晶晶的像初雪消融。


李泽言他太知道了,白起这人向来做什么都十万分的认真,连写警局个人年终工作总结都要像个做暑假作业的小学生,老老实实打草稿腾到格子纸上。制作人发给他笑话后面加了一句xswl,他只会像个三好学生,不解风情的追着制作人问xswl是什么意思。明明就不打招呼直接飞到华锐顶层办公室窗边,还要像模像样的敲敲窗子以示礼貌。


李泽言忍不住伸手去摸白起不老实的头发,他前额头发乱七八糟,像白起本起一样硬刺刺的翘起来。


很扎手。






白起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李泽言因为公司的事连轴转了好几天,只想给吵醒他的罪魁祸首来一场羽刃风暴。而当他看到来电者是白起时,还是不自觉的放缓了语气。


“白起?”


那边的人没有说话,深深浅浅的呼吸穿过电磁波滋啦的声响传进李泽言的耳朵。


李泽言忍不住又喊,“白起?”


白起终于说话了,他好像是笑了一下,断断续续的说,李泽言,我好像不行了。


李泽言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连带刮翻茶桌上的咖啡杯。




白起歪着脑袋用头颈夹着电话,仅仅是拨通李泽言的号码就用尽了他浑身的力气。他把自己瘫在潮湿的墙壁和废木箱的夹角之间,手臂和小腿源源不断的涌出新鲜血液,浸湿他黑色的制服。


白起想,第一次死没什么经验,人死之前是不是都多愁善感?没来得及跟李泽言表白,真可惜。


他转念又想,人都要没了,就别给人家添堵了。于是他话到嘴边一转弯,说,我...你这么老大了,该找个对象了吧。不要总是一只狗了。


李泽言对白起的玩笑充耳不闻,在电话那头一遍一遍的问他,你在哪?


白起反而笑了,他说你就别问了吧,就这么想看我横尸街头的样子吗?


李泽言怒不可遏,他从小到大没发过这么大脾气,话到嘴边却近乎崩溃的脆弱。李泽言说,你乖乖在那待着不许动,等我抓到你把你扔进黄浦江喂鱼。


白起很想像往常那样抛给李泽言一个不屑一顾的笑,他艰难的动了动嘴,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冷,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白起醒过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医院苍白色的天花板,他艰难的转动眼珠,第二个看到的是李泽言黑得像抹了锅底灰一样的帅脸。


他想,墙可真白啊。李泽言的脸,真黑。




其实李泽言看见这个鬼门关前走一遭的人睁开眼的时候,并没有像很多言情剧里面那样泪撒病房。反之他很想率先拎起病床上的人丢进护城河喂鱼,让他好好知道知道活着多美好。李泽言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冲动,这样的机会还很多。


于是他沉默着伸手去按床头的呼叫器,站在一边看医生护士冲进来对着白起叮叮咣咣的检查。白起透过人群间的缝隙朝李泽言裂嘴笑了一下,又因为嘴角伤口撕裂,疼的溢出了眼泪。


泪眼朦胧间他看见李泽言难得回给他一个雨过天晴的微笑。








白起终于又结束了一局,顺势把手机放在肚皮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看了新闻,知道最近华锐很多事等着李泽言做。即使是这样,日理万机的李总裁每天仍旧雷打不动的腾出时间来看他。


李泽言告诉他,那天是他命大被队友发现了才及时送了医院。但李泽言没告诉他,为什么他睁眼第一个看到的人会是李泽言。


所以他也不会告诉李泽言,自己醒来的那一刻,在昏睡中噩梦不断的那颗惶惶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家。


李泽言走之前把橘子都剥好分开来,用保鲜袋装好放在枕边。病房里被酸酸甜甜的气味填满。像李泽言常常带着外面隆冬寒气的冰凉指尖,也总带着橘子的香味。








白起终于熬到了出院,他又可以生龙活虎了。


李泽言来接白起出院的时候还推了一把轮椅,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收拾东西的间隙朝白起扬扬下巴,示意小警察自觉点儿自己蹦过去坐好。


白起表示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李泽言收拾好了行李,默默的靠在桌边抱臂看着白起。他眼睛里是露骨的嫌弃,眼睛外是国宝级黑眼圈。


小警察看了他好一会,默默的蹦过去坐好。李泽言拿了一张毯子裹上白起的腿,抬手把白起的羽绒服帽子翻上来,毛滚边包住白起的脸,只露出窄窄的一条。


李泽言说,三九天了,你这白痴可不要再病了,笨上加笨。


白起已经习惯性忽略李泽言无休止的嘲讽,他突然觉得,李泽言这么贤良淑德的当今社会实在太少了,除了嘴坏了点,就很完美。于是他假模假样咳了一下,毛毛滚边遮住了余光,他只能歪着脑袋跟身后的人说,李泽言,你愿不愿意....


说了一半又莫名其妙害臊,赶紧刹车闭嘴了。


李泽言站在轮椅后面只能看见白起毛茸茸的帽子边,他凑过去问,愿意什么?


白起感觉到了李泽言身上粘着室外空气的凉意,还有他身上常年清爽的薄荷柑橘味道。白起揪着毯子又继续说,“我是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李泽言沉默了。


白起又愣头愣脑的补上一句,我真的挺喜欢的你的。


然而被表白的人还是一句话也不说。白起闭着眼睛自暴自弃的想,都已经这样了,我不厚脸皮谁厚脸皮。于是他又继续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局长都告诉我了,我病危动手术要家属签字的时候,是你给签的。”


“你都家属签字了,怎么的,现在不想要人民警察了吗?我代表国家不准。”




李泽言绕到白起面前掀掉他的连衣帽,小警察傻里傻气的一张脸,红得像只烂熟的水蜜桃。


“什么愿意不愿意?”李泽言抬手去捏小警察的鼻子尖儿,“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END












白起被李泽言推着,隔着棉手套狂拍轮椅扶手,试图营造一种人虽轮椅坐,气势顶天立地之感。


李泽言在后面狠狠的拍大病初愈的小警察脑袋,警告他老实点。


白起下巴往围巾里钻了钻,嘟嘟囔囔的说,李泽言啊。


被点名的人皱起眉头“啊?”的一声,心想这个家伙今天怎如此亢奋。


“你是不是对我没有意思?”白起声音闷闷的。


“你果然是白痴吧?”李泽言说,“我是闲的,天天跑医院给人剥桔子玩?”


“可是我跟你说喜欢你了,你没有。”白起掀掉帽子,在腊月寒冬的空气里脸颊耳尖迅速冻得通红。他转过头,眼神里像藏着一头小狼,认认真真的注视着李泽言。




李泽言把帽子给他扣好,他鲜少见到这个小警察幼稚耍赖的一面,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我,咳,”李泽言说,“我喜欢你行了吧?”


“?”白起皱起眉,“行了吧是什么意思,你说的正式一点。”


“一句话而已,那么重要吗?”李泽言面皮薄,难免抱怨道。


“没有告白过怎么能叫在一起呢?”白起说,“就像你毕业要举行毕业典礼,结婚证要敲公章一样,”


“我必须非常认真的对待跟你的关系,所以希望你和我抱有一样的决心。”


白警官像在下达任务命令那样语气认真又坚决。




什么啊。李泽言心里酸溜溜的,他早该知道眼前这人有多死心眼儿了。本来从那通深夜索命电话开始,李泽言对白起还有许多没来得及发泄的怒气和无奈,现在却本末倒置的,被这个笨蛋将了一军。


这人都不嫌害臊的吗。




李泽言于是又绕到白起眼前,俯下身亲了亲白起露在外面冻得红彤彤的鼻尖儿。


他说,白起先生,我喜欢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白起皱了下鼻子,随即连眼神都流光溢彩起来,他认认真真的点点头。


“好啊。”白起听见自己大声的回答道。








树梢的积雪扑簌簌的落下来,春天快来了。












真的END










-----------------------------------------------






白起表示,谈恋爱要有仪式感!




没抽到梅林好难过,乖乖码字攒RP!


就,很想吃橘子最近


评论

热度(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