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勋兴】蔓长春(小短篇-完结)

【勋兴】蔓长春(小短篇-完结)



*  五周年了耶嘿

  • 54好暖

  • 54生日快乐

  • 半现实小情节,纯属脑洞,娱己自乐

  • F




Vinca major L.

“为你,我一心奔向春季”




吴世勋向来知道自己外表靓丽,却懒得矜持,顶着自诩的贵族形象,脚踏人字拖也能凭颜值身材赢了疼爱。从小在家里在公司都是倍受疼爱的老幺,却又因为从小出入激烈的练习生竞技场,习得了保留张扬傲气之下的游裕应对。被哥哥们疼爱粘手即来,不恃宠而骄,能善解人意,乐于撒娇,并且演化成肆无忌惮的粘腻。


所以演唱会上不小心撞了头,坚持要上台的时候,哥哥们争相替他说话解释缘由,本来故作坚强的姿态也就顺其自然的得了些压抑不住的小情绪,直到被Lay哥哥男子气地抱了抱,吴世勋心里那股潺潺细流的委屈有种被截然而止的感觉,像是闷热的情绪突然迎来一阵携着莫名桃红柳绿的春风,只要上前深深呼吸两口就能平复所有难以言喻的浮躁与不甘,他想用力回抱过去,吸一口这个哥哥亘古不变的牛奶沐浴露香气,又碍于赤裸裸的公众视线,硬生生压了下来。


花了吴世勋很长一段时间才想清楚为什么自己喜欢抱着这个眉梢软软语调软软身体也软软的哥哥,还喜欢一脚跨过去手脚并用地圈着,像小孩抱紧大熊公仔只许你羡慕不许你碰的心情,喜欢仗着身高揽着他的肩膀,把总是走向各种莫名奇妙的方向的迷糊哥哥拎在自己身边揣着。


但是和灿烈哥在一起的时候,口头上不喜欢叫哥,身体和理智却很放松,自动清空了内存进入休眠状态,看着灿烈哥站在满目日文的站台上用不算熟练的日文检索复杂的行程的时候,除了手上的抹茶雪糕真好吃,天空真蓝好漂亮,以及陌生的国度好兴奋,再没别的想法。吴世勋喜欢和灿烈哥一起玩,一起去旅行,也喜欢伸脚踢稀奇搞怪的他,被他摄下不那么贵族的傻笑抓拍,以及拽着他的手跑去买前面屋台小摊的章鱼小丸子。


这种喜欢和喜欢Lay哥哥的喜欢不一样。喜欢俊勉哥伯贤哥钟大哥珉锡哥暻秀哥的喜欢也不一样。噢。钟仁坚决不叫哥。


这种喜欢的感情一开始并没有迫不及待,毕竟同住一个宿舍,关怀和眷恋都触手可及。Lay哥哥是个慢热的人,加上反射弧长,很多事情来不及表达讨论或反应处理的热潮就这么过去了,不涉及原则的时候一般也就随了大众,其实想清楚过来了都有底,比如说暻秀哥的咖喱拉面,珉锡哥的按摩,还有EXO的点滴。


不宣扬的义气。和自己喜欢的原则一致。吴世勋甜甜地想,人总是喜欢和自己相似的想法。


直到Lay哥哥担了中国活动大部分的流量,每天忙活着中国的综艺活动录制,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回韩国集体训练日程紧密,回到宿舍基本就立刻自动关机进入休眠状态了。吴世勋想要和以前一样撒娇让哥哥和自己一起出去吃烤肉,却又在看到他双目放空地走出浴室直接放任自己摔进床上的当下抿紧了嘴唇。


不舍得。

长大和有了喜欢的人的心情。大概就是这种微乎其微的望而却步。哥哥有想做的事,有用时光细细研磨的计划与耕耘。终于到了大家都Look at Yixing的时刻。吴世勋也看着张艺兴。但是更多的看到他的努力,他的成功,以及心疼着他的成长的一心一意的祝福与支持。


虽然想和以前一样拉着他到汉江夜跑,或者到天台吹风。说一说工作的烦恼,说一说自己其实一开始没有特定的目标,但是和哥哥们一起出道以后,这个团队就是努力的目标。

说一句,Lay哥哥,加油,我很想你。


最后吴世勋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刚想要推开Lay哥哥的房门,恰巧看见钟大哥给他盖上了薄被,细心地露出了脖子——Lay哥哥不喜欢脖子的皮肤被覆盖的触感,然后朝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吴世勋点了点头。也一并退了出来。


钟大哥去找珉锡哥聊天去了。吴世勋没有吃味,倒是有些烦恼,熟悉下来的哥哥太招疼了,怎么才能让自己再特别一些呢。很久以前吴世勋也想过这个问题,于是在节目上冲口而出了一句,哥哥有烦恼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喔。现在想来,当时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想看到哥哥成功看到哥哥笑,但是更想自己是那个被倾诉和陪着烦恼的对象。虽然也许做不了什么,但是愿意分享,已经是幸福。


于是吴世勋一直寻找着表白的时机。

然后Lay哥哥拉着自己出来,特地和中国的前辈红雷哥介绍道,这是我们组合的世勋。

吴世勋费了全身力气才做好表情管理,露了个羞涩而礼貌的笑容上前。Lay哥哥经常和他们提起这位前辈,受照顾的感恩和喜欢的心情溢于言表。吴世勋有种见家长和被肯定的错觉。

当晚就趁着意气拉着Lay哥哥到自己房间表白。



“ 我喜欢Lay哥哥。”

吴世勋字正腔圆地吐着中文。

“是中文里’爱’那种喜欢。” 



Lay哥哥抬起眼睑看着自己,上唇不经意地微启,变成一幅静止的关键帧。吴世勋有点忍不住想笑,他知道这个哥哥的反射弧开始哔哔哔地开着迷你的小火车绕山了,这个时候最可爱了,当然反映过来的那瞬间像是啪的一声按了播放键然后转换表情的变化更是超级无敌可爱。


他不担心被拒绝,潜意识里非常肯定哥哥也是喜欢自己的,虽然不确定是否到了非君不可的程度,但是哥哥也是行动派,虽然思考过程有点慢,但是想清楚了也是坚定落实得己所想的类型。表白只是吴世勋主动撕开另一条路的缺口,一如既往地笑眯眯地等着张艺兴踏过来,一起走。


然而下意识地还是把脸往前靠了靠,Lay哥哥在中国的综艺节目里说了,世勋最帅。耶嘿。



“现在行程和工作重心回到中国,可能不能经常陪着世勋。”

“不过。我也喜欢世勋。是中文里’爱’那种喜欢。”



Lay哥哥笑得很甜,也笑得很坚定。抿着下唇抬头看自己。吴世勋又想起那次撞到头的演唱会,Lay哥哥唱着唱着跑到自己跟前,抬手摸了摸自己额头,眼里尽是绵软的疼惜,这样的感情,吴世勋想要由自己来给与。他歪头笑了笑,唇角到唇角地从左到右印上哥哥还没来得及卸掉润唇膏的嘴唇,末了伸了一小截舌头沿着哥哥的唇缝划了回去,似是解锁了甜蜜的入口,又浅尝辄止,抵了哥哥的额头,给他自己幻想过的缠绵的疼惜。



“我好开心。”


这些个词组句子吴世勋并没有特地检索练习过,按正常的语言学习课程循序渐进,到了能拈来简单词语表达心情的程度,是不是也是一种靠近哥哥的脚步呢。



表白过后依然是聚少离多。不懂恋爱的Lay哥哥忙得昏天倒地的时候偶尔会忘了约好的每日视频或是简单的聊天。常常开了视频说两句眼皮就踏了下来,还有浅浅的呼噜声。吴世勋一开始觉得很可爱,突然明白了所有甜蜜向恋爱歌词的意义,也像电视剧桥段一样伸手摸摸屏幕上的脸蛋,避开下巴侧面因为睡眠不足引发的小痘,想着可能亲一口能消掉吧。如果消不掉,那就亲两口。再消不掉就只能擦药了o(╯□╰)o。


后来三人的小分队事宜渐渐成形,俊勉哥灿烈哥伯贤哥暻秀哥的影视工作也展开了日程,钟仁脚伤而甜蜜的恋爱着,吴世勋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的规划和方向。他开始无比怀念和Lay哥哥一起讨论事业的那些时光,然后看到手机屏幕里哥哥转了个身,权当睡衣用的短袖撩出了小半个腹部,喉咙一紧,更添了点莫名的烦躁。


几番度量,吴世勋去公司练习的日程渐渐集中在Rap的练习以及舞蹈排练上。要进一步把腿部的灵活度这个有点展现出来,繁复并且落到张弛有度节奏顿挫的动作要更加看似随意而不羁。三巡演唱会前的个人排练日程密集,吴世勋给自己增加了点压力,得了点进展与休息时间则利用旅游这个兴趣解压。却也在自我敦促中有了进展。排舞修改得紧凑的那几天吴世勋自己也忘了给Lay哥哥发送视频聊天的邀请。


Lay哥哥结束中国行程要回来韩国和大家一起排练三巡编舞的前一天难得的聊了好几个小时,中途几次打断视频,把近期灵感的小片段旋律发过来。


“回来想和灿烈一起看看怎么丰富编曲呢,世勋你先听听。”


Lay哥哥的声音带着一点兴奋,就像久冻的瓶装汽水刚把铁盖掀起来的嘶嘶雀跃。吴世勋听着那些小旋律,他没那么懂,却莫名的喜欢,直想着要要穿越屏幕,用嘴唇包裹着牙齿,稍微用力地咬住Lay哥哥酒窝旁的脸颊,然后狠狠地吸一口。也想要亲他下巴连着脖子的那块薄薄的皮肤,看他不得不抬起头又因为触觉敏感而有点无奈的小错乱,然后双手一会带点抗拒地抵在自己肩膀,一会又捧着自己后脑不知所措。


三巡的舞台有三大主舞的Solo。钟仁和自己的日程没其他哥哥们忙,学得也快,第一次合体排舞就能展现个七八成。集体舞大家也练了个五六成,Lay哥哥落后了一点,Wolf的改编和个人独舞都还没上手,带了点懊悔,却在看到钟仁和自己的独舞以后又兴高采烈。


“钟仁和世勋跳得太好了。”

他拍红了手掌说道。


中途休息的时候吴世勋拿了泡了菊花茶的保温瓶拉着Lay哥哥到一旁坐下。那些菊花还是上次Lay哥哥从中国回来的时候带给大家的。


“晚上我陪你回来再练一下集体的部分,独舞的部分腰部动作力点比较多,今天刚回来第二天又排了一天集体舞,明天再练好不好?”


吴世勋悄悄地在背后抚着哥哥的腰,带了点按摩或安抚的暧昧力道。


Lay哥哥双手捧着保温杯呼了一口气想要降点茶温,抿了一口,点点头,“嗯。后半场世勋和灿烈的Rap配合得很好呢,要是加上舞台效果,很能带动氛围,世勋的Rap韵点和感情变得越来越好了,独舞也是,腿部的动作灵活度增加了好多,真好看。” 说着抬起头眯着眼睛向着吴世勋脸颊方向伸了伸脖子,像是想靠上前亲一口,又碍于团员就在不远处,只好动作示意。


“世勋辛苦了,在世勋这么努力的时候不能陪在你身边对不起。”


吴世勋瞄了旁边一眼,伯贤哥和灿烈哥又闹了起来,钟大哥带着其他人起哄,他迅速地回过头来往旁边那人侧额的太阳穴上亲了一口,嘴唇碰到了带着点汗垂在侧面的头发,一点点咸,混合着熟悉的牛奶香气,是一颗心终于着落被小心翼翼地捧着的安稳味道。


各自努力,感情维系上也是雏鸟。迷惑踌躇和奋力前进的过程也许不能全数分享、共同承担,看到结果,总是更愿意被过程感动,表达也不吝惜直接的赞美与心疼。


吴世勋满心欢喜,暂时为止,想要的也不过于这些。



过了新年第一天,吴世勋借了经济人哥哥私人的车,戴了墨镜开着向机场的路。今天是Lay哥哥的韩国私人行程第一天。日程大概是先回宿舍补个长觉吧。一点都不浪漫。吴世勋心想,可能比起玫瑰花,Lay哥哥更想大吃一顿烤肉,喝着牛尾汤,可能还会尬个舞,打开他的电脑摆弄他满满的灵感。


而自己,大概是笑着和Lay哥哥一起做他想做的事,然后把他吃了。



从特殊通道接到Lay哥哥以后果然直接在副驾驶座上侧了头补眠。吴世勋握了握他的手,轻声说了句中间放了温茶,渴了就喝啊。然后换档想要倒车出停车位。


他比较喜欢单手扶着转向盘,一只手扶在换挡器上。刚倒到行车道上,软软暖暖的手掌覆了上来,从手背和他手指交错。吴世勋侧过头去看那个还是闭着眼睛侧着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哥哥,反手收紧了十指交握的双手。Lay哥哥的手指总是干干净净的,指腹和右手中指侧面有点粗糙,是经常练习乐器和备注笔记留下来的印迹。保有天真又勇于趟过湍流,也有不耐烦和急躁的时候,但是总希望向大家、向彼此呈现最好的自己。而那些必修的稚幼和不成熟,只留给彼此,偶尔抱怨,但信任是肆无忌惮的幸福。







我有自己的抱负与前途,并不为你一生一事。只是与你并肩,三生有幸。

时光多变,愿一同坚守自我。



p.s. 烦恼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喔。





  • 54 视角 End - 

  • Lay 哥哥视角何年何月 -


评论(1)

热度(28)